当药物不管用When the drugs don’t work

有些人认为达尔文的进化论“仅仅是个理论”,那让他们把这个说给每年因耐药性感染而死亡的70万人的亲朋好友听吧。对抗菌素和抗疟药等抗微生物药物的耐受,就是适者生存的表现。不幸的是,适应微生物就意味着不适应人类。药物耐受不仅是最鲜活地体现进化真实发生的例证之一,也是给人类带来最大直接损失的一个案例。而且情况还在不断恶化。按照目前的趋势发展下去,到2050年, 此类死亡人数可能从70万增加到一千万。
SOME people describe Darwinian evolution as “only a theory”. Try explaining that to the friends and relatives of the 700,000 people killed each year by drug-resistant infections. Resistance to antimicrobial medicines, such as antibiotics and antimalarials, is caused by the survival of the fittest. Unfortunately, fit microbes mean unfit human beings. Drug-resistance is not only one of the clearest examples of evolution in action, it is also the one with the biggest immediate human cost. And it is getting worse. Stretching today’s trends out to 2050, the 700,000 deaths could reach 10m.

有些愤世嫉俗的人认为他们以前就听过这样的论调,那也情有可原。自从上世纪40年代末抗生素开始大量使用时起,人们就始终为耐药性而烦恼。他们认为这可能会导致细菌性疾病再度流行,这一结论已被证实是错误的,以后也不会正确。因为19世纪常见的感染性疾病如肺结核和霍乱等的减少是由于住房条件的改善、排水设施的建设以及清洁的供水,而不是青霉素的功劳。
Cynics might be forgiven for thinking that they have heard this argument before. People have fretted about resistance since antibiotics began being used in large quantities during the late 1940s. Their conclusion that bacterial diseases might again become epidemic as a result has proved false and will remain so. That is because the decline of common 19th-century infections such as tuberculosis and cholera was thanks to better housing, drains and clean water, not penicillin.

真正的威胁更不易察觉,却非常严重。公共卫生方面的进步(如维多利亚时代的人们发起的那些)最终将会降低印度的肺结核发病率,但这很难弥补每年六万名新生儿因耐药性感染而致死的损失。哪里有地方性传染病,哪里就有对其疗法的耐受。这即便在富裕世界也不例外。具有耐药性的微生物,如耐药的金黄色葡萄球菌等增加了术后感染的风险。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去做那些可做可不做的手术将是不明智的选择;而用免疫抑制来阻止排异反应的器官移植则危险到了极点。想象一下,热带地区的每个人都再次易患疟疾,每一次针刺都可能引发致命感染。我们要担忧的是旧病而非新疾。
The real danger is more subtle—but grave nonetheless. The fact that improvements in public health like those the Victorians pioneered should eventually drive down tuberculosis rates in India hardly makes up for the loss of 60,000 newborn children every year to drug-resistant infections. Wherever there is endemic infection, there is resistance to its treatment. This is true in the rich world, too. Drug-resistant versions of organisms such as Staphylococcus aureus are increasing the risk of post-operative infection. The day could come when elective surgery is unwise and organ transplants, which stop rejection with immunosuppression, are downright dangerous. Imagine that everyone in the tropics was vulnerable once again to malaria and that every pin prick could lead to a fatal infection. It is old diseases, not new ones, that need to be feared.

常见失误Common failings

耐药性的蔓延是“公地悲剧”的例子之一;负责的人看不到造成的损失。你养牛吗?给它们的饲料里加点抗生素促进生长,不断增强的耐药性造成的损失却由全社会承担。你嗓子痛吗?吃点抗生素吧,以防是细菌性的。就算是病毒性的,吃药治不了,那也没坏处——除了会害了以后染上耐药性传染病的人。
The spread of resistance is an example of the tragedy of the commons; the costs of what is being lost are not seen by the people who are responsible. You keep cattle? Add antibiotics to their feed to enhance growth. The cost in terms of increased resistance is borne by society as a whole. You have a sore throat? Take antibiotics in case it is bacterial. If it is viral, and hence untreatable by drugs, no harm done—except to someone else who later catches a resistant infection.

对做正确的事缺乏激励,这一点很难纠正。在有的医疗保健体系中,医生开处方会有奖励。症状消除后,病人如果疏忽了而没有吃完整个疗程的药,也不会有直接的损害,但是最耐药的细菌会存活下来。因为很多人错误地相信是人类而非细菌产生了耐药性,他们并未意识到自己做错了。
The lack of an incentive to do the right thing is hard to correct. In some health-care systems, doctors are rewarded for writing prescriptions. Patients suffer no immediate harm when they neglect to complete drug courses after their symptoms have cleared up, leaving the most drug-resistant bugs alive. Because many people mistakenly believe that human beings, not bacteria, develop resistance, they do not realise that they are doing anything wrong.

如果行为不容易改变,那么能造出新药来吗?事与愿违的是,市场在这里也失灵了。医生们想要把最好的药留到最后,用来对付耐受其他所有药物的最顽固病例。给流鼻涕的患者开昂贵的专利药毫无意义,因为几块钱的药也能奏效。
If you cannot easily change behaviour, can you create new drugs instead? Perversely, the market fails here, too. Doctors want to save the best drugs for the hardest cases that are resistant to everything else. It makes no sense to prescribe an expensive patented medicine for the sniffles when something that costs cents will do the job.

把新药留给紧急情况的公共政策是合情合理的。但是这样一来销量很低,降低了制药公司的研发积极性。青蒿素是一种治疗疟疾的药物,替代了寄生虫已能耐受的早期疗法,但现在自身也面临着耐药性的问题。青蒿素并不是由西方医药公司带给世人的,而是中国学术界的成果。
Reserving new drugs for emergencies is sensible public policy. But it keeps sales low, and therefore discourages drug firms from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Artemisinin, a malaria treatment which has replaced earlier therapies to which the parasite became resistant—and which now faces resistance problems itself—was brought to the world not by a Western pharmaceutical company, but by Chinese academics.

给药裹上糖衣Sugar the pill

因为没有一种办法能够独立解决耐药性的问题,我们必须多管齐下。首先是减少用量。农业部门可以禁止对农场动物使用抗生素促进生长的做法,欧盟已经这样做了。如果各国政府都同意携手推进这类法规就再好不过。无论对人还是对动物,政策都应当是多接种疫苗,在感染发生之前加以预防。这对资金紧张的医疗系统应该有吸引力,因为预防比治疗便宜。按照同样的逻辑,医院和其他耐药细菌的孳生地应当改善卫生条件以防止感染。政府要教育民众,告知抗生素的工作原理,以及怎样做有助于阻止耐药性的蔓延。这类政策无法逆转“公地悲剧”,但可以让悲剧的程度大大降低。
Because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 has no single solution, it must be fought on many fronts. Start with consumption. The use of antibiotics to accelerate growth in farm animals can be banned by agriculture ministries, as it has in the European Union. All the better if governments jointly agree to enforce such rules widely. In both people and animals, policy should be to vaccinate more so as to stop infections before they start. That should appeal to cash-strapped health systems, because prophylaxis is cheaper than treatment. By the same logic, hospitals and other breeding grounds for resistant bugs should prevent infections by practising better hygiene. Governments should educate the public about how antibiotics work and how they can help halt the spread of resistance. Such policies cannot reverse the tragedy of the commons, but they can make it a lot less tragic.

政策也可以加强对创新的激励。在一月发布的一项宣言中,85家医药公司和诊断公司宣誓抵御耐药性。附属细则表明这一宣言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在呼吁资助。但它也承认需要“新的商业模式”,将报酬和销售分隔开来以鼓励创新。

Policy can also sharpen the incentives to innovate. In a declaration in January, 85 pharmaceutical and diagnostic companies pledged to act against drug resistance. The small print reveals that the declaration is, in part, a plea for money. But it also recognises the need for “new commercial models” to encourage innovation by decoupling payments from sales.

本周,这一想法在英国政府和医疗慈善组织惠康基金会(the Wellcome Trust)委托撰写的一系列报告的最后一篇中有所提及。报告作者——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 Jim O’Neill)提出了很多建议,其中之一是,公司若能将新抗生素培育到实际可用,则向其支付他称之为“市场进入奖励”的报酬。此举可保证在销售收入之外,新药还会获得8亿美元至13亿美元的奖金。
That thought is taken up this week in the last of a series of reports commissioned by the British government and the Wellcome Trust, a medical charity. Among the many recommendations from its author, Jim O’Neill, an economist, is the payment of what he calls “market-entry rewards” to firms that shepherd new antibiotics to the point of usability. This would guarantee prizes of $800m-1.3 billion for new drugs, on top of revenues from sales.

奥尼尔的另一条建议是扩充一项由英国和中国政府共同设立的基础研究基金,旨在资助低价诊断技术的研发。如果医生能够迅速辨别感染是病毒性的还是细菌性的,他们就不会为了以防万一而开出抗生素。如果他们知道哪些抗生素能根除某种感染,他们就可以避免开出有部分耐受性的药物,从而限制耐药菌株的进一步选择。
Another of Lord O’Neill’s suggestions is to expand a basic-research fund set up by the British and Chinese governments in order to sponsor the development of cheap diagnostic techniques. If doctors could tell instantaneously whether an infection was viral or bacterial, they would no longer be tempted to administer antibiotics just in case. If they knew which antibiotics would eradicate an infection, they could avoid prescribing a drug that suffers from partial resistance, and thereby limit the further selection of resistant strains.

要将多种政策综合起来毕其功于一役需要政治领导力,但近来全球抗击HIV病毒/艾滋病和疟疾的战斗表明这是可能的。在发布抗生素耐药性的警告上人们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现在是时候有所行动了。
Combining policies to accomplish many things at once demands political leadership, but recent global campaigns against HIV/AIDS and malaria show that it is possible. Enough time has been wasted issuing warnings about antibiotic resistance. The moment has come to do something about it.

Posted in 英语阁, 学术 | Leave a comment

豪赌翻番Double-crossed

位于伦敦金融区边缘的阿尔德门大街(Aldgate High Street)上的博彩公司吸引了自己的一批冒险者。但马路对面,属于伦敦证券交易所集团(LSE)的伦敦清算所集团(LCH.Clearnet)才是真正玩大赌注的地方。它和其他清算所目前占据了高级金融的核心地位。它们确保每天数万亿美元的衍生品合约得以兑付。并购交易的十年创造了清算所的五大巨兽:伦敦证券交易所(LSE)、德国证券交易所(Deutsche Börse)、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集团、洲际交易所(ICE)和香港交易及结算所(HKEX)。LSE和德国证券交易所之间的合并计划将会把巨兽的数目减少到四个。
THE bookmaker on Aldgate High Street, on the fringes of London’s financial district, attracts its fair share of risk-takers. But across the road, at the offices of LCH.Clearnet, part of the London Stock Exchange Group (LSE), the really big bets are handled. It and other clearing-houses now occupy a central position in high finance. They ensure that trillions of dollars are paid out on derivatives contracts each day. A decade of dealmaking has created five big beasts of clearing: LSE, Deutsche Börse, CME Group, ICE and HKEX. A planned merger between LSE and the Germans would reduce that to four.

伦敦证券交易所和德国证券交易所的名字是来自于各自的交易所。然而如今各自的清算所——伦敦清算所集团和欧洲期交所清算公司(Eurex Clearing)挣的钱却更多,因为衍生品清算已经成为现代金融体系的中心。
LSE and Deutsche Börse take their names from their respective bourses. But they now make more money from their clearing-houses, LCH.Clearnet and Eurex Clearing. That is because the clearing of derivatives has become central to the modern financial system.

想象一下,比如有两家银行要对冲利率波动,但方向相反。它们签了一份合同,如果利率上升则由一家向另外一家付款,下降则相反。理论上,可能的损失或收益是无限的,因为利率没有上限(也没有下限,大家很快就发现了)。为了确保对方能够支付,双方常常需要一个中间人,即清算所。在收取一定费用之后,清算所会和双方签订两份相互抵消但理论上独立的衍生品合约。只要双方都觉得合算,它们就知道自己的赌注是成立的。
Imagine two banks want to hedge against interest-rate movements, but in opposite directions. They sign a contract that will lead to a payment from one to the other if rates rise, and the reverse if they fall. The potential loss or gain is theoretically unlimited, since there is no ceiling (or floor, as the world is fast learning) to rates. To make sure the other party is able to pay up, the two will often work through a middleman—the clearing-house. For a fee, the clearing-house signs two offsetting but technically separate derivatives contracts with the two parties. As long as both know that it is good for the money, they know their bets are solid.

但是这样一来,清算所就要面临输钱一方不掏腰包的风险。因此,它要求双方提供担保品或保证金,如果有一方违约就可以扣下。这样,只有在违约方欠款超过已付保证金时它才会蒙受损失。
But the clearing-house is now left with the risk that the losing party fails to stump up. So it asks the two parties to post collateral, or margin, which it can keep if one of them defaults. That way the clearing-house only suffers if the defaulting party owes more than the margin it has posted.

从理论上讲,这个体系会降低银行倒闭的传染性,让金融体系更坚挺。2009年,20国集团(G20)这个大型经济体的俱乐部决定简单衍生品合约都应该经过清算所,而不是在双方之间直接结算。这样一来,清算所(也称为中央交易对手)就要处理名义价值高达百万亿美元的交易。
In theory, this system makes bank failures less contagious and the financial system more resilient. In 2009 the G20, a club of big economies, decided that simple derivatives contracts should all be put through clearing-houses, rather than settled directly between the two parties. As a result, clearing-houses, also known as central counterparties, now handle trades with a notional worth of hundreds of trillions of dollars.

清算所拿到的保证金越多就越安全。需要多少保证金是由先进的精算模型计算出来的,并受到严格的监管。自然,交易风险越高,需要的保证金就越多。伦敦清算所集团和欧洲期交所清算公司之间持有的担保品约有1500亿欧元(1700亿美元)(见图)。德国证券交易所指出,其庞大的保证金池有助于确保“全球金融市场的安全性、灵活性和透明度”。但提供更多的担保品对于客户来说十分昂贵。因此,清算所在争抢客户时,会倾向于不去要求太多。
The more margin the clearing-houses take, the safer they are. The required margin is calculated using sophisticated actuarial models, and is heavily regulated. The riskier a trade, naturally, the more margin is needed. LCH.Clearnet and Eurex Clearing hold some €150 billion ($170 billion) in collateral between them (see chart). Deutsche Börse notes that its large margin pool helps to ensure the “safety, resiliency and transparency of global financial markets”. But having to put up more collateral is expensive for customers. Clearing-houses, which compete for customers, therefore have an incentive not to take too much.


银行要赌的当然不只是利率。比如,它们还可以购买和债券收益率 或货币的走势挂钩的衍生品。其中一些价格之间的相对移动是可以预见的,比如利率期货的收益可能会抵消债券价格期货的损失。清算所在计算客户总共要多少担保额时,也会考虑这些相关性,这种技术称为“交叉保证金”或“投资组合保证金”。CME集团宣称其投资组合保证金服务可以将保证金要求下调54-80%。伦敦清算所的“Spider”和欧洲期交所“Prisma”服务也与此类似。
Banks don’t just bet on interest rates, of course. They may also buy derivatives tied to bond yields or currency movements, say. Some of those prices move in relation to one another in predictable ways. Gains on an interest-rate future may offset losses on a bond-price future, for example. Clearing-houses take such correlations into account when setting the overall amount of collateral they demand from their customers, a technique called “cross-margining” or “portfolio margining”. CME Group boasts that its portfolio-margining service can cut margin requirements by 54-80%. LCH.Clearnet’s “Spider” and Eurex’s “Prisma” services do something similar.

所有这一切都在鼓励清算所合并。一些客户使用伦敦清算所集团和欧洲期交所清算公司来做有相关性的赌注。如果这两家合并,他们就可以利用交叉保证金来降低这些客户的总担保额,从而获得竞争优势(至少这两家当初说过,它们会将这种抵消限于完美匹配的衍生品。)
All of which gives clearing-houses an incentive to merge. Some clients use LCH.Clearnet and Eurex Clearing to make correlated wagers. If the two entities combined, they could use cross-margining to reduce the amount of collateral such customers needed, gaining an advantage over the competition. (The pair say that initially, at least, they would limit such offsetting to perfectly matching derivatives.)

不过凡事都有缺点。交易所业务已经高度集中了。不管谁吃掉LSE(ICE还可能半路杀出),五大集团很快就会变成四大。整合后,整个体系中的担保额就很可能会降低。
There is a downside, though. The exchange industry is already highly concentrated. Regardless of who gobbles up LSE (ICE may yet enter the fray), the five big groups will soon become four. As they consolidate, the amount of collateral in the system is likely to be reduced.

这可能会有风险。如果发生危机,不同资产类别之间的相关性有时会被打破。这种不可预知的变化导致香港期货交易所的清算所在1987年的股市崩盘后瘫痪,迫使香港资本市场关闭。这些事件表明,靠相关性削减保证金时必须极度保守。
That could prove risky. Correlations between different asset classes sometimes break down during crises. Such unpredictable movements caused the clearing-house of the Hong Kong Futures Exchange to blow up after the stockmarket crash of 1987, forcing the city’s capital markets to close. Such events suggest that models that rely on correlations to trim margin requirements must be ultraconservative.

没有证据表明哪一家大型清算所担保品不足。它们的模型设计能够承受两个最大的客户同时崩溃。如果出了问题,它们还可以利用庞大的违约基金。监管者并无担忧。但我们仍然有顾虑,因为竞争的逻辑似乎就是,清算所越来越大,担保品却越来越少。
There is no evidence that any big clearing-house holds too little collateral. Their models are designed to withstand the simultaneous failure of their two biggest customers. They can also tap big default funds if things go wrong. Regulators are untroubled. But it is a worry, nonetheless, that the logic of competition seems to be ever-bigger clearing-houses with ever less collateral.

Posted in 经济, 英语阁 | Leave a comment

害死O2O的四大互联网思维

最近几年,O2O曾经是中国互联网创业里最时髦的项目,然而,随着2015年资本寒冬的到来,一批又一批风口上炙手可热的O2O项目纷纷死亡。那么,杀死O2O热潮的,仅仅是因为资本瓶颈吗?最近微信公众号《互联网分析沙龙》就发表了一篇分析文章,为我们介绍了几项把O2O引入误区的互联网思维,正是这些在线上经营里行之有效的的原则,让O2O项目在线下拓展中,遭遇了失败。

第一个,就是用户至上思维。O2O的一大问题在于是过于重视用户的需求,然而却忽略了,用户并不等于顾客,赚钱才是生意的真面目。合理的生意模式应该是平衡顾客和商家之间的利益,说白了就是要让消费者享受便宜,又让商家尝到利润的甜头。但在O2O商业模式里,大部分企业不问原因,向用户需求一边倒。 仔细划分一下,O2O商业模式无非遵循三个思维逻辑:原本线下完成的,转移到线上解决。如支付、点单等;原本到店的,现在改为到家,原本固定的手艺人,变成了流动的服务者,比如洗车,美甲。在传统的线上模式,企业还可以通过大流量,平摊边际成本,实现盈利,可到了线下呢,每多一个顾客,企业成本却在上升,用上门足疗作为例子,你多服务一个足疗用户就得多雇技师,而技师的工作时间又很有限,低价或者补贴都只能是暂时的营销手段,根本不可持续,最后就变为成本驱动,用户越多,赔的越多。所以说,这些边际成本过高的市场,和这些消费能力有限的用户,根本就是伪需求。

第二个:产品至上思维。小米手机的爆红,让雷军的“极致产品”观念,爆红一时,很多O2O创业团队也卯足了劲,不把产品做到“极致”,决不罢休。那问题在于,手机这种实体工业制成品,确实是有硬标准的,能够通过大批量生产,降低成本,但是很多O2O企业,做的是服务、餐饮这样业内没有硬标准的非标产品,导致产品成本严重高于价格,结果呢,补贴一旦取消或价格一旦恢复正常,企业才发现,客户留存率极低,订单数断崖式下滑。说到底,产品是一种情怀,而商品才是一门生意,没人愿意支付的产品,必须死。

第三个害了O2O的互联网思维,是所谓的“羊毛出在猪身上”,到头来呢没人买单。O2O企业在发展线下业务的时候,还是线上的那一套思维,先靠烧钱补贴,把用户群养起来,然后利用用户黏性,升级产品服务,套现。比如一个做推拿按摩的O2O项目,最后希望依托用户粘性,靠做家庭健康顾问来赚钱,乍一看上去可能合乎逻辑,但实际上呢?需要家庭健康顾问的用户肯定要从推拿的用户群体中二次提纯。其次,没有推拿需求的用户也许有健康顾问的需求,而这部分用户要重新获取。第三,推拿技师和健康顾问是两个执行单元,意味着你的运营成本又增加了一条线,再次陷入成本驱动陷阱。第四,用户真有健康顾问的需求,为什么必须找你,而不是去寻找更专业的机构呢?

第四个错误的互联网思维是,只要有入口,就能搭建平台。这些创业者通常忽略了一点,搭建线下平台,复杂程度比线上平台要高上好多倍。举个例子,搭建一个生鲜O2O平台,要涉及到采购、冷链、运输、仓储、销售等多个环节,靠一个网络平台和一套垂直体系根本无法完成,搭建的成本,也摊薄了利润,传统生鲜销售平台虽然环节多,但是每个环节都分摊了食材从产地到消费者餐桌的成本。

那么,在资本和市场回归理性之后,O2O怎么样在困境中突围呢?

第一,要重视用户需求与满足成本之间的需求。O2O最大的价值是降低成本,提高需求端和供给端的效率。如果一款O2O产品供应段的成本过高,比如美甲,按摩上门服务,那么这种商业模式很容易坍塌。

第二,O2O始终要落地线下,所以你必须尊重线下运营的规律属性。比如你做汽车后市场O2O,你就要考虑配件销售和服务等各方面的获利因素。归根结底,要做接地气的商业模式,别把互联网+吹上了天,要适时弱化互联网行业属性。

第三,可以不盈利,但必须要挣钱,一个项目不能永远靠资本烧钱输血维持,所以在项目启动的时候,就要倒逼自己建立一套可以变现的模式,至少做到收支基本平衡。

Posted in 学术 | Leave a comment

事实与观点的区分要从小抓起

有时候啊,我们的朋友圈和微信群经常被一些社会事件刷屏。大家激烈地争辩一些问题,但总是觉得鸡同鸭讲,怎么都说不到一块去。这里面的主要原因,是好多人在讨论的时候,分不清楚什么是“事实”,什么是“观点”。要说这种区分能力,可是个童子功。国外的幼儿园就有一套完备的训练方法,来给孩子从小培养这种能力。最近幼教公众号“小花生网”就刊登了一篇文章,给我们详细介绍了这种方法。

首先,让我们搞清楚,事实和观点的区别在哪里?事实就是能被证明真假的陈述。观点呢,是在说一种信念、感觉、看法,无法证明真假。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拿出一支冰淇淋,一个人说:冰淇淋好吃。另一个说:冰淇淋是奶制品。“冰淇淋好吃”就是一种主观上的感受,有人觉得好吃,也许有人就觉得很难吃。很明显,第一个人说的是一个观点,第二个人说的是一个事实。

为啥要区分事实和观点呢?因为这是批判性思维的起点。批判性思维就是,你对外来的信息不能照单全收,而是要经过自己的独立思考,要敢于提出质疑。

那么如何对儿童从小培养这种思考分析能力呢?美国的幼教和中小学,一般把它分解成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在上幼儿园到小学一二年级,老师会举出日常生活中的例子让小朋友们做简单的区分练习。比如:一句话说:我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另一句说:苏斯博士是我最喜欢的作家。哪句是事实?哪句是观点?显然第一句是事实,第二句是观点。

老师也会用小朋友非常熟悉的故事来举例,让他们分辨故事里,哪些是事实,哪些是观点。比如《三只小猪》的故事里,“大灰狼是坏蛋!”,从小我们就觉得这就是个事实啊,没什么可质疑的嘛。但其实呢,好好想想,这只是一个被重复了好多好多遍的观点呀,它不是个事实。

除此之外啊,老师还会通过一些特定的用词引导小朋友去判断一段陈述到底是事实,还是观点。比如说,有很多形容词的句子,多半是一个观点性的陈述。而数字、统计、科学、历史、非虚构……这些词和概念往往会和事实关系比较大。

第二个阶段,是小学的中高年级时期,老师会引导孩子们进一步分辨事实和观点,而且要学会用事实去支撑自己的观点。

在这个阶段,要教孩子特别留意那些个带有意见倾向性和概括总结性的词儿,比如说:我想、我相信、我总是、我感觉、我从不之类的,有这些词儿的句子,很可能是一个观点。

在这个阶段,也要引导孩子们学习“劝说性写作”,什么叫劝说性写作?有点像咱们的“议论文”,目的是引导孩子们学会用事实去支撑他们的观点。格式一般是先说:“我的观点是什么什么什么”,然后说明原因和论据。

第三个阶段是初中时期,老师会告诉孩子们即使是事实陈述,也会夹杂观点和偏见。报道同一个事件,如果讲述方式不一样,或者内容侧重点不一样,对读者的影响也就不一样。

有一个学校的老师,让学生做了个练习,随便找了某天的《纽约时报》,问学生:“你怎么确定这篇文章是事实,还是观点?”“新闻和新闻分析到底有什么区别?”“有哪些文章把事实和观点混一块儿了?”“你觉得区分事实和观点容易么?”

学生们后来就发现,把什么文章放在什么位置,是很有讲究的。而一篇文章里,事实的成分和观点的成分好多时候非常难区分。

第四个阶段是高中时期,这个阶段对学生的思辨能力要求会更高。学生得学会从新闻报道、博客文章等媒体的信息中去辨别那些伪装成事实的观点,分析作者可能的动机。这也能让学生们明白真实的世界是真假难辨的,每个人的认知都有局限性。

比如,美国大选的时候,美国的中学老师会让学生做这样一个练习:请仔细分析那几位总统候选人说的话,看看哪些是事实,哪些是观点,结合一些研究,判断这些人的可信度。到了这个阶段,有些悟性高的学生已经能够结合政客们嘴里出现的事实,观点比例,彼此之间的支持关系,来判断他们是不是靠谱了。

你看,从幼儿园一直到高中,如果我们能有意识地引导孩子去辨别客观的事实和主观的看法,那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一定会更加清晰。

Posted in 学术, 心情感想 | Leave a comment

人体的极限在哪里?

自古希腊以来,人类一直用“更高、更快、更强”的口号激励自己,永不满足,开发着自身的潜能。和我们的祖先相比,我们变得更强壮、更聪明也更长寿,那么一个问题也产生了,人体的能力到底有没有极限?最近著名英国科学杂志新科学家,就为我们详细解析了这个问题。

首先,让我们明确一个概念,这世界上任何实际材料组成的事物,都有极限。我们身体的肌肉,神经系统,和器官,都会有一个功能上的极限,这些极限加在一起,就是人体能力的上限。

比如,人的运动能力会受到心率的制约。当一个人进入运动状态时,心率就会加快,一个健康人运动时的心率最快是每秒220次,超过这个极限,人就会因为供血不足而猝死。又比如,人体股关节的承受力是体重的3到4倍,膝关节的承受力是体重的5到6倍,这就决定了我们举起的重量,也是有极限的。

所以,人类不是超人,无论生理上还是心理上,人体的能力都有一个极限。但具体来说,人体的极限又在哪里呢?通过大量研究和统计,科学家们还是帮我们得出了部分答案。

第一、人类能够举起的最大重量?
人类的力量取决于肌肉,加强对肌肉的有效控制可以最大程度地发挥肌肉潜能。世界上最强大的举重运动员可以提起455公斤的重物,这已经接近人体所能达到的极限了。但是,一些科学家感觉,这个记录还可以提高一些,因为我们的大脑为了保护身体举重过度,受到损伤。对我们同时能够使用的肌肉纤维数量,有了一个限制,就好比网管为了维护整个局域网的畅通,对每个用户的网速做了限制一样。科学家说,如果采取某种药物或者手术,关掉这个限制,再用科学训练方式促进,运动员还可以将这个举重上限提高20%。

第二、人类能跑到多快?
在2009年田径世锦赛上,短跑名将博尔特把一百米跑的世界纪录提高到了9秒58,比原来的纪录快了0.11秒。出于好奇,科学家们把一百年来的男子百米短跑成绩,绘制了一个曲线图。结果发现,这个曲线的下降弧度已经到了极限,几乎没有缩短的空间。自从男子百米成绩突破10秒之后,成绩的提高幅度,只能以0.01秒为单位前进。根据数学模型,科学家预测,9.48秒,将是男子百米成绩的极限。这比博尔特创造的纪录仅快0.1秒,也就是说,除非允许运动员使用一些黑科技进行身体改造,否则,我们的跑步速度已经达到了极限。那么有人要问,有哪些黑科技呢?科学家举了一些例子,比如训练比赛之前,进入高压氧舱或者低温氮舱,以保证血液中红血球的携氧量。或者进行人体改造,植入能够承受更大冲击力的钛合金关节,又或者在人体内植入微电脑芯片,形成第二个反应中心,大幅度提高人体神经反射的速度。

第三、人能承受多大的重力加速度?
你在乘坐过山车急速俯冲而下的时候,会感到四肢麻木,头晕恶心,手足痉挛。这就是重力加速度在作怪,它促使我们的血液从大脑急速涌向下肢,造成大脑供血不足。普通过山车造成的重力加速度,最多达到5个G。如果持续5到10秒钟,就会失去知觉。

当然,经过特殊训练的人,比如喷气战斗机飞行员,对于重力加速度的承受能力就高得多,这是平时的训练,比如离心机和特制飞行服的功劳。在离心机里,飞行员长年累月地接受重力加速度的考验,还要学习收紧腹部和腿部肌肉,和特殊的呼吸方式,把血液尽量维持在上半身。稍微虚弱一点的普通人,在受到大概3个G的重力加速度的时候,会失去知觉。可大部分战斗机飞行员,能承受大概9个G,而且能在重力加速度达到6个G的时候,保持清醒的头脑。

第四、人类的登高极限是多少?
海拔高度会对人体产生非同寻常的影响,人体细胞需要氧气才能保持活力。海拔过高的地方往往氧气稀薄,人体就开始缺氧,轻者头晕目眩,重则出现肺部大脑积液,最后导致死亡。

我们很多人,如果想在高海拔地区生活,工作,需要漫长的适应期。科学家研究发现,4000米左右的海拔是一个“坎儿”,在海拔四千米以上的地区生活,工作,会导致各种慢性疾病,包括脑水肿,肺水肿和血压异常。大家都知道,登山运动员在攀登海拔过高的山峰时,必须携带氧气瓶,比如海拔8848米的珠穆朗玛峰,普通人在珠峰顶部,可能只能坚持大概两分钟,然后就会死亡。在珠峰登山史上,有一个夏尔巴人职业登山向导,在没有氧气设备的情况下,坚持了大概20小时,最后顺利获救。科学家由此做了一下计算,得出的结论是,在没有任何外部辅助条件下,普通人能够生存的最高海拔高度,大概在9000米。

第五、人能憋气憋多久?
大多数人憋气的时间很难超过一分钟,然而,一个叫米佛苏的法国人可不那么想。他在去年一次憋气大赛里,一口气憋了11分35秒,创造了世界纪录。

那么专业憋气运动员的秘诀在哪里?首先是控制自己的心率下降,心跳速度越慢,对氧气的需求量也就越少。像米佛苏这样的憋气高手能把心率降低到常人的一半。

在长时间憋气前做好换气准备,也同样至关重要。因为大脑会时刻监测血液中二氧化碳的含量,到了一定程度,大脑就会向呼吸系统发出强制指令,让它开工。所以你的肺容量越大,越能在憋气之前的最后一口呼吸里得到更多的氧气,你血液里的二氧化碳含量上升得也会慢一些。综合这两个条件,科学家发现,职业潜水员,或者游泳运动员这样,本来肺活量就大,心率就慢的人,如果再进行针对训练,估计能把水中憋气时间延长到15分钟左右。

不过科学家也提醒我们了,不管是普通人还是运动员,没事儿的时候尽量别修炼这个憋气神功,因为长期进行憋气尝试,会使我们患上缺氧性脑损伤。

Posted in 学术 | Leave a comment

大航海时代-论创新

日本人的经济停滞已经20多年了,是日本人缺乏创新精神吗?真的不是,就在那些年,日本人发布了一个野心勃勃的计划,要干掉谷歌,干一个日本人自己的搜索引擎。其实在世界很多经济大国,都发布了类似的计划,什么俄罗斯,德国,包括中国,我们还扔了20个亿,搞一个人民搜索,著名的体坛健将邓亚萍女士操盘的,当然后来是失败了,日本人这个计划一样失败了。有一些评论者观察这个计划后发现,这哪里是什么搞搜索引擎啊,项目的主持人连自己要干什么都不知道,就是一堆杂乱的软件开发计划。
当然我不想吐槽这个计划,因为干掉谷歌这个梦想是可以有的,关键是这个计划的名字是很有意思的,叫大航海。这说明日本人很有战略眼光,他知道这个项目的意义,什么叫大航海,就是人类在某一个历史关头,这个历史关头不是每一代人都遇得到的,它是远隔几百年才有可能打开一次这样的窗口,你用一次冒险,用一次创新,抵达一片新大陆,抵达一片完全未知的远方彼岸,所以把这个项目定的名字,我觉得日本人确实有野心。
但问题是这个项目的搞法,和当年的大航海时代的本质精神是背离的,我们不妨再看一眼当年的大航海时代,就是发现美洲新大陆,打通从欧洲到亚洲,绕过非洲好望角,甚至是全球环球航行的大航海时代,他们是怎么玩成的呢?那个时候没有政府,说我给一笔投资,20亿人民币还是多少亿日元,没有的,就是靠民间的那些细碎的自发的创新完成的,这些创新背后的底层至少有两个因素。
第一,就是这个社会,一定要发明一种绝佳的应对风险的制度安排。在大航海时代,那个时候的人很聪明,就搞出了所谓的有限责任公司的制度。我们今天对这个词当然是很熟悉了,但是在当时这是一个不得了的发明,你想,一个商人一船货出海,他面对的风险是如此之大,万一船翻了,货丢了,被海盗抢了,那这个商人就要承担无限的责任,因为债主就要找你要钱,你只能把自己的房子卖了,田卖了,老婆孩子到街上流离失所,所以风险大到这个程度的时候,人们就不愿意去尝试创新,而有限责任公司出现之后呢?它带来两个好处,第一,风险变得可控,因为大家都是按照股东的出资额来承担这个风险,大不了这船货就赔掉,也就赔到这个程度而已,不至于牵连我的其他家产;第二,就是巨大的风险分摊到无数的人当中,这样每一个人承担的风险相对就比较小。所以我们再回头看日本社会,所有的创新都是产生于一种应对风险的制度安排,而日本的制度安排呢?它不是要应对风险,它是要把风险完全消除,所以在这个方面,日本的现行制度和大航海时代的精神是不一致的。
第二就更重要了,就是大航海是谁搞出来的?日本人现在我们都知道,他最著称的就是他的人员素质特别高,可是问题就是,为什么这么多高素质的人搞出一个停滞的经济呢?我们不妨从反面稍微想一想。那些野蛮人,那些没素质的人,他们对创新的价值又何在呢?这就得说到大航海。大航海是谁完成的?它就是一帮没素质的人完成的,为啥?因为有素质的人不肯吃这个苦啊!你想想,那个时候的航海环境有多艰苦啊!我们现在的很多船员,在那个巨大的集装箱轮上还说当海员太辛苦了,太无聊了,更何况几百年前呢!那个时候又不知道要走多久,没准一条命就要扔到海里,所以每一次船出发,其实大家都是视死如归的,而且船上的空间相对比较小,那个时候船本来就小,因为不知道要走多久,所以尽可能把空间都堆上了什么食物,水,货物,留给人活动的空间其实非常之狭窄,在那个上面待上几个月,那个滋味你自己想一想。刚才我们提到食物,你以为那个时候有冰箱吗?尤其在热带航行的时候,食物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一定就变质了,甚至爬满了虫子,反正就这个,爱吃不吃,而且船上空间那么小,一旦发生疫病,你连隔离的可能性都没有,所以经常一死就死一船人,半船人那么死掉,而且那个时候的医疗条件,远航是克服不了的,比如坏血症,这个病其实就是因为少了维生素,一直到18世纪才基本解决掉。
你想想看,那个时候从欧洲海港出发的船上,能装什么人呢?他一定不是富家公子,白富美,而是那些流浪汉,无业游民,社会底层,囚徒,甚至是逃犯,因为只有他们肯吃那个苦,冒那个险,而这帮人为人类的那次大创新付出的代价也是很沉重的,我看过一个数字,说荷兰东印度公司在那个阶段,从阿姆斯特丹港带走的人是70万,可是有26万人抛尸海外,再也没有能够回来,而那些抵达目的地的人呢?他们在干什么?当然是烧杀掳掠,杀一个人够本,杀俩就赚了,如果能抢点银子回来就更好。所以给很多东方,非洲,当地的人感觉,就是这帮欧洲的殖民者怎么这么坏啊!他们当然坏了,这些人在欧洲就是地痞流氓,更何况到了番邦外国,所以19世纪由一个作家就写,即使按照当时的道德水准和评判标准来看,这帮人的言行也是让人恶心的。
但是没办法,创新就是要靠这样的人,在这里你可能会反驳,你是不是说低素质等于创新呢?我可没这个意思,但是你还千万不能不信这个邪,就是低素质的人是有可能搞出巨大的创新和社会繁荣的。给大家举个例子,1980年,古巴的领导人卡斯特罗说,你们美国人不是老指责我们社会主义国家不让人民自由移民吗?我自由一个给你看,所以80年的时候,他突然把海港一开放,走吧,都去美国吧!尤其是社会底层,什么精神病患,妓女,流浪汉都去美国吧,那一年走了15万人,这就是世界历史上有史以来一次最大的非军事的渡海行动,那这15万人去了美国哪儿呢?就是对面最近的那个港口--迈阿密。这个地方在上个世纪60年代之前,其实就是个小渔村,后来因为古巴革命去了一帮人,1980年又去了十几万人,之后卡斯特罗又开放一次港口,又去了几万人,那你说这帮人去的时候,肯定身无分文,是一帮赤贫者,你以为卡斯特罗会把专家,学者,教授给派过去吗?他当然不会了,都是社会底层,甚至是没有受过教育的人,是一帮粗鲁的人,可是今天的迈阿密是怎样的一个城市呢?我告诉你,迈阿密是全世界除了东京之外最大的都市区,迈阿密是除了纽约之外,美国最重要的金融中心,迈阿密是整个中南美洲所有的国际大企业的总部所在地,迈阿密机场时美国最大的货运机场,说白了,如果除掉华盛顿,纽约这些城市,整个拉美,迈阿密就是首都。那这个繁荣是怎么创造出来的呢?其实就是靠当年古巴的这一批流氓地痞,精神病患,妓女和无家可归的人创造出来的。迈阿密这个城市,确实英语不大奏效,基本上满街讲的都是西班牙语,而且房价特别昂贵,市容非常的整洁美好。就是这样一个奇迹,你就别不信这个邪。低素质的人是有可能创造罕见的繁荣。
其实,我们回到这个词,什么是低素质?所谓的高素质无非这么几样,你学历比较高,你受过教育,你举止比较文明,你比较会关爱他人,道德比较高尚。而所谓的低素质的人,不就是没文化,没礼貌,就是这些东西,可问题是在创新这件事情上,它可不见得一定说有文化,懂礼貌,知礼节,这些人他就会搞创新,创新这种素质,它是用任何外在标准衡量不出来的,是学校培养不出来的。其实我们在人类历史上可以找到很多很多的例子,比如爱迪生,他小时候只上过三年学,他的小学老师认为他是个弱智儿童,但是他临死的时候被证明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发明家之一;再比如福特汽车的创始人亨利·福特,他们家是爱尔兰移民的后裔,要知道,在美国很多白人社会里面,爱尔兰人的地位还不如黑人;再比如说洛克菲勒,他的爸爸叫大个子比尔,这是他的一个外号,这个人是靠卖野药为生的,说白了,他出生于一个底层的骗子家庭;再比如那个著名的经济学家弗里德曼,他的父母是东欧犹太人的移民,到美国的时候是身无分文,是最底层的工人,而他们只用了一代人的时间,就出现了像弗里德曼这样的世界级大学者;说一个更大家熟悉的例子吧,乔布斯其实是一个中东移民的后代,而且从小就被抛弃了。所以你看,低素质家庭,低素质的教育,未必出不了人杰啊!
那反过来说,为什么那些高素质的人,往往成不了创新的领头人呢?这个真是不能怪他们,我们中国人受的教育经常会讲,这些人因为衣食饱暖,所以他们经常没有勇气,我觉得这个是错怪他们了,为什么?因为每一个人都生活在具体的处境当中,当存量过大的时候,创新本身就是在逻辑上不可能的事情,比如当年中移动的董事长王建宙,跑到美国去跟谷歌的CEO施密特两个人有一次对谈,后来他回忆说,施密特给我一个建议,说中移动能不能把电话费给大家免了,然后提供各种各样的增值服务,这是最符合互联网企业运营经验的一条道路,说你敢不敢干,王建宙说我知道这条路是对的,但我不能干,为啥?一年中移动那是数以百亿计的收入,你说不要就不要,你对国家负责吗?对股东负责吗?再比如很多人指责说微软不创新,现在让谷歌这样的公司赶过去了,是,微软如果都像现在互联网公司那样,把所有的软件免费,然后争取下一个发展台阶,这条路在道理上是存在的,但在现实上,意味着微软每年要放弃数百亿美金的收入,它做得出来吗?任何职业经理人如果他胆敢拿股东的钱,拿公司当年的营收额做这样的放手一搏,这个人不就是个大混蛋吗!一定不可信任,股东一定要把他开除的。所以有存量的时候,那些高素质的人他是不可能搞创新的。
所以我们回头再看一眼创新这个词,正本清源地讲,创新实际上是一个双层结构,第一,要靠那些没素质的野蛮人,拼命去闯,拼命去冲,为什么?用一句正式的术语来讲,他们的机会成本比较低,就如马克思说的,无产阶级没什么可失去的,要失去的只是锁链,所以试一试有什么不好呢?虽然我们知道,在这样的创新当中,大量的创新是不靠谱的,是不会有收获的,但是这些人当他们大量的人消失在历史深处,他们的创新没有成功,没有人知道,能留名下来的,只是九牛一毛,而且这样的人是无法从芸芸众生当中预先教育,预先识别出来的,给大家打一个比方,一颗高尔夫球飞出去,一定会砸到一片草地,可是这颗球没有出去之前,你能用什么的科学方法,把这棵草给它测算和识别出来呢?实际上没有方法,为什么?因为有巨大的不确定性,创新当中有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就是运气。不过话要说回来,不是说有没素质的人,创新就一定会发生,比如说今天非洲的那个索马里,到处都是没素质的人,甚至是海盗,他也没搞出什么创新,每年海盗抢的那些钱,如果正经做生意的话,没准一次贸易就能够挣回来,但是今天它仍然是一个失败的国家,所以创新一定要有第二步,就像当年大航海,刚开始是什么葡萄牙人,西班牙人,没素质的人在前面冲,后来你看,到了荷兰人的时候,生意人他的素质就高得多了,再后来,真正把全球形成一个大的整体的是谁啊?是英国人,而英国人的素质相对来说就要高得多。
在这里给大家讲一个概念,其实创新有两种,第一种叫从零到一,真正的大创新往往就是从零到一的过程,就是这一类东西世界上原来就没有,所以这类创新就得靠我们刚才讲的野蛮人,去冲,去试,去靠大量的失败当中,最后硕果仅存,形成从零到一的创新。但问题是,紧接着呢?就必须要接上一种叫从一到N的创新,给大家举个例子,哥伦布就是一个素质很低的人,但人家有勇气,有执着的精神,人家还有运气,所以他就完成了从零到一的过程,发现了美洲新大陆,可是光发现有什么用,我们要把这个地方建设成一个美丽富饶的国家,那就一直等到美国国父的那一代人出现,就是华盛顿,富兰克林那一代人,因为这些有素质的人,他们才可以在一的基础上,进行持续地添砖加瓦,可以调动人类所有的知识和经验的存量,来扑上去搞建设,这个时候什么周密的计划,事先的设计,持续地改进,及时地调整,顺畅地沟通,这都得有素质的人去干。
今天我们并不是讲素质低和素质高,谁重要,谁牛,我们只想说,这是一个创新总进程的两个不可或缺的阶段,我们现在人类又在面对一次大航海时代的机会,就是所谓的IT革命,那这一次大航海,和几百年前的那一次比,有区别吗?有,首先,不需要靠死人来完成创新,死公司就可以了,那么多创业者,那么多创新公司,靠死公司,自然就能够探寻创新的方向。再有呢?谁流血啊?不是靠人,而是那些资本,所以人类在对抗风险上,又有了一个巨大的制度创新,就是现在看到的那么多风险投资,虽然有这么一个重大的区别,但是有一个底层的东西,从来也没有变过,那就是靠那些敢想敢干,机会成本特别低,表面看起来可能素质比较低的人,用自己的拼搏精神和机会成本,去大量地试错,然后找出一个可能的创新方向,然后有素质的人再扑上去,人类搞创新,自古至今,这个过程从来没有变过。

Posted in 心情感想 | Leave a comment

八大经典指标8-CCI指标使用技巧

顺势指标又叫CCI指标,CCI指标是美国股市分析 家唐纳德·蓝伯特(Donald Lambert)于20世纪80年代提出的,专门测量股价、外汇或者贵金属交易是否已超出常态分布范围。属于超买超卖类指标中较特殊的一种。波动于正无穷大和负无穷大之间。但是,又不需要以0为中轴线,这一点也和波动于正无穷大和负无穷大的指标不同。
它最早是用于期货市场的判断,后运用于股票市场的研判,并被广泛使用。与大多数单一利用股票的收盘价、开盘价、最高价或最低价而发明出的各种技术分析指标不同,CCI指标是根据统计学原理,引进价格与固定期间的股价平均区间的偏离程度的概念,强调股价平均绝对偏差在股市技术分析中的重要性,是一种比较独特的技术分析指标。
它与其他超买超卖型指标又有自己比较独特之处。象KDJ、W%R等大多数超买超卖型指标都有“0-100”上下界限,因此,它们对待一般常态行情的研判比较适用,而对于那些短期内暴涨暴跌的股票的价格走势时,就可能会发生指标钝化的现象。而CCI指标却是波动于正无穷大到负无穷大之间,因此不会出现指标钝化现象,这样就有利于投资者更好地研判行情,特别是那些短期内暴涨暴跌的非常态行情。
预测范围
CCI指标专门测量股价是否已超出常态分布范围,属于超买超卖类指标中较特殊的一种,波动于正无限大和负无限大之间,但是,又不须要以0中轴线,这一点也和波动于正无限大和负无限小的指标不同。CCI主要测量脱离价格正常范围的变异性,同时适用于期货商品及股价。
在常用的技术分析指标当中,CCI(顺势指标)是最为奇特的一种。CCI指标没有运行区域的限制,在正无穷和负无穷之间变化,但是,和所有其它没有运行区域限制的指标不一样的是,它有一个相对的技术参照区域:+100和—100。按照指标分析的常用思路,CCI指标的运行区间也分为三类:+100以上为超买区,—100以下为超卖区,+100到—100之间为震荡区,但是该指标在这三个区域当中的运行所包含的技术含义与其它技术指标的超买与超卖的定义是不同的。首先在+100到—100之间的震荡区,该指标基本上没有意义,不能够对大盘及个股的操作提供多少明确的建议,因此它在正常情况下是无效的。这也反映了该指标的特点——CCI指标就是专门针对极端情况设计的,也就是说,在一般常态行情下,CCI指标不会发生作用,当CCI扫描到异常股价波动时,立求速战速决,胜负瞬间立即分晓,赌输了也必须立刻了结。
指标用法
1.当CCI指标曲线在+100线~-100线的常态区间里运行时,CCI指标参考意义不大,可以用KDJ等其它技术指标进行研判。
2.CCI指标曲线从下向上突破+100线而进入非常态区间(超买区)后,当CCI指标曲线从上向下突破+100线而重新进入常态区间时,表明市场价格的上涨阶段可能结束,将进入一个比较长时间的震荡整理阶段,应及时平多做空。
3.当CCI指标曲线从上向下突破-100线而进入另一个非常态区间(超卖区)时,表明市场价格的弱势状态已经形成,将进入一个比较长的寻底过程,可以持有空单等待更高利润。如果CCI指标曲线在超卖区运行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后开始掉头向上,表明价格的短期底部初步探明,可以少量建仓。CCI指标曲线在超卖区运行的时间越长,确认短期的底部的准确度越高。
4.CCI指标曲线从下向上突破-100线而重新进入常态区间时,表明市场价格的探底阶段可能结束,有可能进入一个盘整阶段,可以逢低少量做多。
5.CCI指标曲线从下向上突破+100线而进入非常态区间(超买区)时,表明市场价格已经脱离常态而进入强势状态,如果伴随较大的市场交投,应及时介入成功率将很大。
6.CCI指标曲线从下向上突破+100线而进入非常态区间(超买区)后,只要CCI指标曲线一直朝上运行,表明价格依然保持强势可以继续持有待涨。但是,如果在远离+100线的地方开始掉头向下时,则表明市场价格的强势状态将可能难以维持,涨势可能转弱,应考虑卖出。如果前期的短期涨幅过高同时价格回落时交投活跃,则应该果断逢高卖出或做空。
CCI主要是在超买和超卖区域发生作用,对急涨急跌的行情检测性相对准确。非常适用于股票、外汇、贵金属等市场的短期操作。
CCI曲线的形状
CCI曲线出现的各种形态也是判断行情走势、决定买卖时机的一种分析方法。
1、当CCI曲线在远离﹢100线上方的高位时,如果CCI曲线的走势形成M头或三重顶等顶部反转形态,可能预示着股价由强势转为弱势,股价即将大跌,应及时卖出股票。如果股价的曲线也出现同样形态则更可确认,其跌幅可以用M头或三重顶等形态理论来研判。
2、当CCI曲线在远离﹣100线下方的低位时,如果CCI曲线的走势出现W底或三重底等底部反转形态,可能预示着股价由弱势转为强势,股价即将反弹向上,可以逢低少量吸纳股票。如果股价曲线也出现同样形态更可确认,其涨幅可以用W底或三重底形态理论来研判。
3、CCI曲线的形态中M头和三重顶形态的准确性要大于W底和三重底。
计算方法
顺势指标CCI也包括日CCI指标、周CCI指标、年CCI指标以及分钟CCI指标等很多种类型。经常被用于股市研判的是日CCI指标和周CCI指标。虽然它们计算时取值有所不同,但基本方法一样。
以日CCI计算为例,其计算方法有两种。
第一种计算过程如下:
其中
TP=(最高价+最低价+收盘价)÷3
MA=近N日收盘价的累计之和÷N
MD=近N日(MA-收盘价)的绝对值累计之和÷N
0.015为计算系数,N为计算周期
第二种计算方法表述为中价与中价的N日内移动平均的差除以N日内中价的平均绝对偏差
其中,
中价等于最高价、最低价和收盘价之和除以3
平均绝对偏差为统计函数
从上面的计算过程我们可以看出,相对于其他技术分析指标,CCI指标的计算是比较复杂的。由于股市技术分析软件的普及,对于投资者来说无需进行CCI值的计算,主要是通过对CCI指标的计算方法的了解,更加熟练地运用它来如何研判股市行情。
超买超卖
超买超卖指标,顾名思义,“超买”就是已经超出买方的能力,买进股票的人数超过了一定比例。那么,根据“反群众心理”,这时候应该反向卖出股票。“超卖”则代表卖方卖股票卖过了头,卖股票的人数超过一定比例时,反而应该买进股票。这是在一般常态行情下,经常最被重视的反市场、反群众理论。但是,如果行情是超乎寻常的强势,则超买越卖指标会突然间失去方向,行情不停的持续前进,群众似乎失去了控制,对于股价的这种脱序行为,CCI指标提供了不同角度的看法。
按照波浪理论的原理,股价以5波的方式前进。而发展到最后第5波阶段时,无论处于上涨波或下跌波,都是行情波动最凶、最猛的时候,群众毫无理性的疯狂,股价在很短的时间内,加速度完成最大幅度的波动。
有些股民想在最安全的范围内买卖股票。但是对于部分冒险性、赌性较高的股民而言,他们宁可选择在高风险的环境下,介入速度快、利润大的市场。这种市场经常是一翻两瞪眼,下赌注要快,逃得也要快!可以让人赌得痛快淋漓,给赌性坚强的股民一种快刀斩乱麻的畅快感。
如果说以0~100为范围的超买超卖指标,专门是为常态行情设计的。那么,CCI指标就是专门对付极端行情的。也就是说,在一般常态行情下,CCI指标不会发生作用。当CCI扫描到异常股价波动时,战斗机立刻升空做战,而且立求速战速决,胜负瞬间立即分晓,赌输了也必须立刻加速逃逸!
CCI指标研判
CCI指标对于研判非常态行情的走势具有独到的功能。它的一般分析方法主要集中在CCI区间的划分、CCI区间的判断等方面。
基本
1、当CCI曲线向上突破﹢100线而进入非常态区间时,表明股价开始进入强势状态,投资者应及时买入股票。
2、当CCI曲线向上突破﹢100线而进入非常态区间后,只要CCI曲线一直朝上运行,就表明股价强势依旧,投资者可一路持股待涨。
3、当CCI曲线在﹢100线以上的非常态区间,在远离﹢100线的地方开始掉头向下时,表明股价的强势状态将难以维持,是股价比较强的转势信号。如果前期的短期涨幅过高时,更可确认。此时,投资者应及时逢高卖出股票。
4、当CCI曲线在﹢100线以上的非常态区间,在远离﹢100线的地方处一路下跌时,表明股价的强势状态已经结束,投资者还应以逢高卖出股票为主。
5、当CCI曲线向下突破﹣100线而进入另一个非常态区间时,表明股价的弱势状态已经形成,投资者应以持币观望为主。
6、当CCI曲线向下突破﹣100线而进入另一个非常态区间后,只要CCI曲线一路朝下运行,就表明股价弱势依旧,投资者可一路观望。
7、当CCI曲线向下突破﹣100线而进入另一个非常态区间,如果CCI曲线在超卖区运行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后开始掉头向上,表明股价的短期底部初步找到,投资者可少量建仓。CCI曲线在超卖区运行的时间越长,越可以确认短期的底部。
8、当CCI指标在﹢100线——﹣100线的常态区间运行时,投资者则可以用KDJ、威廉等其他超买超卖指标进行研判。
背离
CCI指标的背离是指CCI指标的曲线的走势正好和股价K线图的走势方向正好相反。CCI指标的背离分为顶背离和底背离两种。
顶背离
当CCI曲线处于远离﹢100线的高位,但它在创出新高后,CCI曲线反而形成一峰比一峰低的走势,而此时K线图上的股价却再次创出新高,形成一峰比一峰高的走势,这就是顶背离。顶背离现象一般是股价在高位即将反转的信号,表明股价短期内即将下跌,是卖出信号。
在实际走势中,CCI指标出现顶背离是指股价在进入拉升过程中,先创出一个高点,CCI指标也相应在﹢100线以上创出新的高点,之后,股价出现一定幅度的回落调整,CCI曲线也随着股价回落走势出现调整。但是,如果股价再度向上并超越前期高点创出新的高点时,而CCI曲线随着股价上扬也反身向上但没有冲过前期高点就开始回落,这就形成CCI指标的顶背离。CCI指标出现顶背离后,股价见顶回落的可能性较大,是比较强烈的卖出信号。
底背离
CCI的底背离一般是出现在远离﹣100线以下的低位区。当K线图上的股价一路下跌,形成一波比一波低的走势,而CCI曲线在低位却率先止跌企稳,并形成一底比一底高的走势,这就是底背离。底背离现象一般预示着股价短期内可能将反弹,是短期买入的信号。
与MACD、KDJ等指标的背离现象研判一样,CCI的背离中,顶背离的研判准确性要高于底背离。当股价在高位,CCI在远离﹢100线以上出现顶背离时,可以认为股价即将反转向下,投资者可以及时卖出股票;而股价在低位,CCI也在远离﹣100线以下低位区出现底背离时,一般要反复出现几次底背离才能确认,并且投资者只能做战略建仓或做短期投资。
无论顶背离还是底背离均有远近背离之说,贴近+100的背离为近距离顶背离,远距离+100则为远距离顶背离。如果距离-100比较远则为远距离底背离,如果距离-100较近则为近距离底背离。
参数的修改
从CCI指标的计算方法可以看出CCI指标也是以时间为参数,构成参数的的时间周期可以是日、月或周、年、分钟等,而这些时间周期又根据股票上市时间的长短和投资者的取舍,理论上可以采取任意的时间长度,在大部分主流的股市分析软件(如钱龙、分析家)上,各种时间周期的变动范围又大多数都被限定在1——99内,如1日——99日、1周——99周等。也有一些股市分析软件对参数的设定扩大到1——999的范围,但这部分的软件比较少,因此,本节的CCI指标的参数设定还是限定在1——99的范围内。
从CCI指标的实际运用来看,大多数投资者所选择的时间周期参数为日,而日CCI指标参数的使用,又大多局限在6日和12日等少数几个参数上。如果按照这些短期时间参数来分析股票走势,其CCI指标所得出的数值的变动范围大部分是在﹣100——﹢100之间,而且波动频率过于繁琐。和其它技术分析指标一样,在这么一个狭小空间里想用CCI曲线来比较准确的研判行情走势实属不易,因此,投资者应充分利用各类股市分析上所提供的各种短中长期日参数,结合K线、均线等股市理论来综合研判股票走势。
Posted in 经济 | Leave a comment